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四章 锦衣卫
    “真的吗?”
    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望去,纷纷下跪行礼。王宁安也不例外。
    “参见陛下(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李二缓缓的走到了大堂,看了王宁安一眼后,又看了地上被打的惨不忍睹的赵业。李胜跟在其后。
    李二来到赵业旁边,连忙弯下腰,扶起地上的赵业,心痛的说道:“都是朕管教不严,让自己的子民受苦了,朕向你道歉。”
    赵业见过皇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可是皇帝如此客气的对自己说话,甚至道歉。
    他惶恐的挣扎着要行礼,可是身体不允许,再加上李二的阻止,只能大声的哭出来,表示自己的委屈和对皇帝的感恩戴德。
    “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赵业下去看大夫。”李二沉声对着百骑吼道。
    李胜立刻招呼百骑带着赵业离开。
    王宁安对着离去的赵业他们吼道:“一定要请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一切费用都由我来出。”
    等他喊完,赵业他们早就不见人影了。
    此时李二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走到了案几上坐了下来,沉声道:“驸马,你来此干什么?”
    “回父皇的话,百骑司无缘无故的抓了赵业,因此儿臣过来询问一番。”王宁安马上恭敬的回答道。
    李二看着李胜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回禀陛下,臣的属下从几个金吾卫和官差的口中得知赵业曾询问过他们巡逻的时间。”李胜抱拳回应。
    王宁安说道:“敢问李将军,赵业询问的时候是茶楼行骗事件的案发前还是案发后?”
    李胜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这点他也不知道,随后眼睛看向了一旁的严军。
    严军感受到李胜的目光,站出来道:“是案发之前?”
    “是吗?”王宁安冷笑一声,伸出一只手道:“口供呢?”
    严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然,他没有口供,应该说他们都不记得写口供。
    王宁安察言观色,再次冷笑道:“这么大的事情,这么重要的案件,百骑司竟然不录口供。”
    李二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阴沉,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胜连忙回答道:“回禀陛下,百骑司每次都是拥有实质性的证据才会出手抓人,所以有时候根本没有录口供。”
    “荒唐。”王宁安大声道,“李将军可知道一份口供的重要性。”
    “还请驸马指教。”
    王宁安说道:“口供是从犯人、嫌犯,证人口中得知事情真相的一个途径。同时也是犯人、嫌犯和证人的保命符。
    在审案的过程中,有人会利用酷刑打的犯人认罪,这叫严刑逼供,如果有人记录了口供,甚至将审案的所有过程,包括你们问话,用刑等等都记录在案,最后让犯人或者证人签字画押。
    然后在行刑前,刑部要确认这记录,确认没有严刑逼供的可能性,才可以下判决书。
    这份口供也是屈打成招的被冤枉的人最后的救命稻草,请问李胜将军这口供重不重要?”
    “驸马所言正是,末将以后一定会让属下们都记录口供,以及审案的全部过程。”李胜虚心接受。
    王宁安对着李二拱手道:“回禀父皇,赵业是奉了儿臣的命令去打听的,是在茶楼行骗事件出了以后才去询问的。
    儿臣到了长安后,发现针对儿臣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儿臣自问问心无愧,因此不甘心,所以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想要针对儿臣。”
    李二的脸色变得缓和多了,正如王宁安所说,针对王宁安的事情时有发生,一般人早就已经怒火冲天,满世界寻找针对自己的人。
    如果是程咬金一群武将,早就带着自己的府兵找人干架了。
    王宁安只是让人去打听一下幕后之人,做的并不极端,已经很有分寸,这让李二无法生气。
    他沉声道:“朕知道的你的苦楚,但是百骑司是朕的亲卫,有监察百官的作用。被你这样私闯,以后百骑司还有何威严?”
    王宁安拱手道:“请父皇息怒。儿臣愿意受罚。”
    既然人已经救出去,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受罚之事晚点再说,你说你能成立一个比百骑司更好的部门?”李二问道。
    王宁安颔首道:“是的,儿臣称之为锦衣卫。他们的作用就是监察天下,只要有百姓或者官员作出一些危害大唐的事情来,那么,锦衣卫就会出手抓捕他们。
    而锦衣卫只有抓捕之权没有审案之权,不然锦衣卫的权利太过庞大,会慢慢的膨胀起来,这对大唐来说不是福而是祸了。”
    “大话谁都会说,朕现在让你写个奏折呈上来,假如不合朕的心意,朕就将你交给李胜处置,如果合朕心意,百骑司就交给你负责。”李二说道。
    “什么?”
    “什么?”
    王宁安和李胜同时被震惊到了。
    “陛下,此事事关大唐,万万不可轻易下此结论。”
    “是啊,父皇,儿臣很忙的,根本没有时间管理百骑司。还请父皇收回成命。”
    王宁安和李胜同时开口,要求李二收回成命。
    李二的脸色出现了不悦之色,沉声道:“朕乃是皇帝,说出的话岂能出尔反尔,朝令夕改?”
    “儿臣该死。”
    “陛下恕罪。”
    王宁安和李胜再次齐声说道。
    “哼。”
    李二一甩衣袖,看也不看王宁安一眼,就离开了百骑司,李胜连忙跟上去。
    王宁安一时间有些懵逼,反应来不及,自己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才行。
    严军看着有些发愣的王宁安,上前说道:“驸马爷,您还有事吗?”
    王宁安说道:“没事,不,有事,我想知道你们谁去请的父皇?”
    严军一脸迷茫的说道:“不知道,属下也想知道为什么陛下会来呢。”
    “查,查到后,你自己看着办。”
    “明白。”
    王宁安带着悔意离开了百骑司,他真的很后悔,早知道李二会出现,并且听到了一些自己不该说的话,他就不来了,甚至不说那些话。
    回到公主府后,王宁安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他要将锦衣卫的制度,权力,指责等一些相关的事情给写出来。
    但是自己的写的锦衣卫和明朝时期的锦衣卫要有所不同。
    其中一条就是,明朝的锦衣卫不仅有抓人的权力,还有对犯人动刑,审问的权力。
    而王宁安只给予锦衣卫抓人的权力,当然中途有人反抗,可以动用武力镇压一切罪恶。
    可是审问权绝对不能落入锦衣卫手中,不然大唐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明朝。
    站在书房外的李襄城得知王宁安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连晚饭都吃,有些着急,可是又不敢去打扰他,只能询问银桑,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银桑不敢有任何隐瞒,从王宁宝收到飞镖和信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今天赵倩来找王宁安为止。
    赵倩这个女人,李襄城还是认识的,是赵业的女儿,因此她就出门去赵府,询问情况。
    赵府,因为赵业的回府,原本人心惶惶的,现在已经安定下来。
    整个赵府,心情最糟糕的人就是赵夫人和赵倩,今天早上还身体硬朗的赵业,半天时间就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被抬回了家。
    好在大夫说,这些伤都是皮肉伤,没有伤筋动骨,养几天就好了。
    “娘,爹已经回来了,女儿要去公主府谢谢驸马。”赵业说道。
    赵夫人道:“应该的,不过还是等你爹恢复了一起去比较有诚意。”
    赵倩想了想,道:“一切都听娘的。”
    “夫人,小姐,公主来访。”管家匆匆跑来。
    “快快有请,不,我亲自去请。倩儿,你跟我一起去。”赵夫人说道。
    “是。娘。”
    赵夫人母女匆匆赶来打厅,见到李襄城立刻行礼:“”参见公主。
    李襄城点了下头,道:“起来吧,本宫来此就是想问赵倩一些事情,你们不用太拘谨。”
    赵倩道:“请问公主有什么问题?”
    “今日你找驸马所为何事?”李襄城问道。
    “回禀公主,是为救我父亲。”旋即,赵业将前因后果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李襄城了解过后,就离开了赵府,前往百骑司。
    严军知道李襄城来了,立刻出门迎接,,不过李襄城没有进去,询问了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
    严军的副手看到冒着冷汗的严军,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严军回过神来,道:“没,没什么,通知所有人,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当公主没有来过。”
    “是。”副手看到严军害怕的样子,心有疑惑却不敢问。
    李襄城离开百骑司后,没有回府,而是去了萧府。一切起因都是因为萧锐,不管真假,她都要去问个明白。
    萧禹此时正在书房里写着辞官的奏折,因为萧锐的关系,他已经无言面对李二,大臣们以及百姓们。
    就在他刚写完的时候,管家萧十走进了书房。
    “老爷,襄城公主来了,要求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