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姨子
    贺永昌一听总魁首都变成复读机了,这当然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个场景,跟当时红沙漠上,悍马车里的情况是一样的。
    大雾一起,看不到周围的情况,然后声音开始循环往复。
    这是多佛恶魔开始狩猎了。
    心里明白了这情况,贺永昌心里一沉,知道大事不好。
    搞不好今天这队人马,得折在这里。
    欧洲教廷那群王八蛋也太坑人了,紫色石林外围有大量的多佛恶魔,这么重要的情报他们硬是扣着,不跟猎门分享。
    没错,之前林朔跟苗雪萍一块儿,确实轻轻松松就解决了一个巢穴的多佛恶魔。
    可那是有前提的。
    一是总魁首和干娘本身修为通天,一个修力人间尽头一个借物人间尽头,两张王牌一起甩下去,硬实力是压制的。
    第二个前提,其实更重要,那就是当时两人身上有屏蔽电波信号的防护服。
    多佛恶魔劫持人类神经信号的能力,被这两套防护服给抵挡了。
    这一趟鬼知道这里面有多佛恶魔,防护服倒确实是有,可那是防核辐射的,屏蔽层的材质是两回事儿,顶不顶用还不知道。
    况且哪怕那几套防护服,也在车上呢,大伙儿没穿出来。
    这种情况下跟多佛恶魔狭路相逢,身体能耐再大又有什么用?
    贺永昌自问最近一年多自己能耐见长,硬碰硬只要不遇上黑皇后,哪怕是金纹亲王他都能应付一下,可眼下这局面自己根本出不了手。
    眼前所见、耳中所闻,都是假的,这架怎么打?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朔原本一直卡壳循环的词儿,终于停下来了。
    迷雾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听唐灵玉说道:
    “这是神念劫持!
    大家不要离开我身边五米范围。
    五米之内,我保你们神智清醒!”
    一听这话,贺永昌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差点忘了,唐三公子是精修炼神的传承猎人,有家传的底子,还以为他只是个直播导演呢。
    不过他马上心又悬起来了。
    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是以唐灵玉为中心,半径五米的范围内里面挤着六个人,这依然是个死局。
    这么点儿活动范围,总魁首的追爷抡起来多佛恶魔死不死不知道,自己这伙人一个都活不了。
    哪怕是贺永昌自己手里的飞天夜叉,那也折腾不开,大雾弥漫身前一尺都看不到了,肯定会误伤自己人。
    这就相当于六个人自己画地为牢,被捆死了。
    多佛恶魔要是攻过来,或许能抵挡两下,可眼睛看不见,撑不了多久就得全军覆没。
    唐灵玉炼神能耐祭出来,对情况唯一的改善,就是能让大伙儿能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那还不如不改善呢,稀里糊涂就死了,至少没痛苦。
    不过事已至此,想那么多也没用了。
    贺永昌首先按照自己的记忆,向魏行山和苗小仙两人靠近,把这两人先护到自己身后。
    总魁首和女刺客能耐大,一时自保没问题。
    唐灵玉位置又在最中央,不用管他。
    魏行山和苗小仙两人实力弱,贺永昌就想先照顾他们。
    刚刚摸到地方站稳了,贺永昌就听到林朔说道:
    “黑姑娘,你这会儿也就别布置画牢了,会误伤自己人。你不是要杀我吗,我给你这个机会,跟上我。”
    话音刚落,猎门总魁首人就扑出去了。
    林朔人一出去,黑暗曼陀罗冷哼一声,一道黑影从贺永昌身边掠过,也跟出去了。
    贺永昌一听这动静,只抖落手,心想完了。
    总魁首得了个儿子,这是高兴得忘乎所以了。
    这种情况冲出去,这不是找死吗?
    再转念一想,他给了自己一耳光,心想贺永昌你小子现在膨胀了,敢质疑总魁首了。
    总魁首向来办事儿谨慎,这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能这样冲出去,肯定是有把握的。
    就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还把女刺客叫出去了。
    难道是一石二鸟,顺便把女刺客也给除了,然后嫁祸给多佛恶魔?
    ……
    浓雾之中,身边三十米范围内,林朔如今是一清二楚。
    云家炼神目前的这个侦测范围,狩猎侦查不太够,对敌战斗是够用了。
    炼神到林朔现在的程度,虽然在云家传承里不算高,才第一境,可除了三尺定魂之外,依然有不少妙用。
    首先是神念侦测,周围三十米的情况瞒不过他。
    另外神念屏障可以外放。
    唐灵玉的炼神修为,能保身周五米的人,这也是神念屏障的外放所致。
    而林朔现在神念屏障外放,能保三十米。
    神念屏障这个能耐的原理,林朔是不清楚的,估计类似一个电磁波的干扰层,能隔绝内部和外部的电波信号。
    跟红沙漠时相比,林朔现在多了这个能耐,所以不用防护服,也敢冲出去跟多佛恶魔战斗。
    反正其他人有唐灵玉的神念屏障保着,暂时是安全的。
    而林朔把黑暗曼陀罗也叫出来,就是顺手试一下这个女人。
    贺永昌看出来的东西,林朔自然也看出来了。
    这女人在得知直播环境前后,态度有反差。
    之前虽然说话也不客气,但至少像是自己这一伙儿的,后来就不对了,似是在对公众隐瞒什么信息。
    那么眼下这个环境,大雾弥漫摄像机拍不到什么,收音话筒又被魏行山给关了。
    这个女人如果有什么真正要说的,这是个机会。
    当然了,她如果真要杀自己,这也是个机会,林朔就能顺手除掉她。
    至于附近的多佛恶魔,这些东西在林朔眼里不算什么。
    早就交过手了,知根知底,一个个脑子都不好使,还不如追爷聪明呢,就是给追爷砸着玩的玩意儿。
    林朔这会儿在前头跑,速度并不快,等着黑暗曼陀罗跟上来。
    这女人果真来了,就坠在林朔身后四五米,既不对林朔出手,也不杀多佛恶魔,就这么吊着。
    她不是猎人,这会儿可以划水,林朔人出来了还是得干活儿的。
    追爷请到手上,东砸一个西抡一个,都是些浅纹工兵,闲庭信步地就收拾了。
    林朔杀了有十来头多佛恶魔,身后的女人终于说话了:
    “说起来,你得叫我一声姐。”
    猎门总魁首正杀得起劲呢,猎物没把他怎么着,一听这话差点一趔趄。
    什么啊,哪有上来就占便宜的,怎么着就是我姐了?
    我姐就一个,云秀儿,那是表姐。
    然后只听黑暗曼陀罗幽幽说道:“我是苏念秋的姐姐,我叫苏冬冬。”
    听她这么一说,事情林朔就算明白一半了。
    一身苏家人的能耐,长得又像A
    e,是自己媳妇的姐姐,倒是说得通。
    林朔顺手又抡死一头多佛恶魔,说道:“那你最多也就是我大姨子,这个不能叫姐。”
    “哦,我不了解华夏的这种称谓。”黑暗曼陀罗说道,“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妹夫嘛。”林朔说道,“不过你怎么就是我媳妇的姐姐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句话问完,林朔于是就一边杀着多佛恶魔,一边听了一段往事。
    这位黑暗曼陀罗最早是苏冬冬,之后是十字罗兰,现在才是这个名头。
    在她还不是十字罗兰的时候,苗光启来找她了,把她的身世告诉了她。
    小姑娘当时十岁,一开始肯定是不信这个陌生男人的,还以为是什么怪叔叔呢。
    从她记事起,就一直在东欧生活,没有在美洲的印象,对于父母的记忆也很模糊了。
    苗光启当时请假到期了,着急,于是花了两天时间,把苏家的修力传承写成了一个册子交给她,还给了她留下了一件黑色袍子,以及一对苏家的豢灵,异种天蚕。
    这对天蚕的品相,是当时苗光启手里最好的,给了故友的大女儿。
    女孩儿养着这对天蚕,天蚕长大开始吐丝了,小姑娘也十四岁了。
    姑娘一般比小子早熟,十四岁,家族天赋开始觉醒,同时开始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
    养了四年的异种天蚕吐出来的丝,跟苗光启册子上写得情况一样,细到无法察觉,而且无坚不破。
    另外册子上的能耐,她一时好奇练下来,四年过去有所小成。
    自己的听力和全身皮肤,特别敏感,身体柔韧性远超常人。
    很显然,这本册子上记载的能耐,是真的。
    那么那个男人以前跟自己说过的话,也可能是真的。
    自己并不是什么天生的东主圣女,而是被虏掠过来的孩子。
    十八岁那年,她出落得倾国倾城,被尊为圣女十字罗兰,一身苏家的修为,也有了九寸的水准。
    她开始掌握东主教派的一部分资源,于是就暗中命人调查自己的身世。
    这种调查,在当事人极力隐瞒,而且势力比她更大的情况下,当然是没什么太大进展的。
    不过端倪她看出来了,跟刺客信条有关。
    再加上她本人无论能力还是声望,都过于闪耀,东主大牧首开始对她不满,出手打压。
    她性子跟苏念秋不一样,高冷,再加上本就对自己的身世成疑,东主大牧首一打压她,她惦记着撂挑子不干了。
    二十二岁那年,她降神之后晋入强九境领域,从东主教派内部出走,跑到东欧刺客信条总部。
    刺客信条也是倒霉,十二年前刚被苗光启血洗了一遍,元气大伤,这会儿刚有点恢复,十字罗兰又来了。
    苗光启当年是捏人家骨头问出来的,十字罗兰手段也不差,卸胳膊卸腿,把人变成人棍。
    最后养伤养了十二年,到那会儿还没完全恢复的首席刺客,心里是万念俱灰,只求速死,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了。
    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东主教派是肯定回不去了,于是她就改组了刺客信条,自己当起了首席刺客。
    十字罗兰,从此变成了黑暗曼陀罗。
    林朔听到这儿就觉得奇怪了,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跟念秋姐妹相认呢?”
    黑暗曼陀罗,也就是苏冬冬,这时候冷笑一声:“事情好笑的是,我还是十字罗兰的时候,东主大牧首对我百般刁难。
    后来成为黑暗曼陀罗了,他名义上是谴责了我,实际上却主动输送利益,暗地里给了刺客信条不少买卖。
    东欧的刺客信条,原本一直在替东主教派做这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个老家伙修为强大,身边高手又多,我想杀了他报仇,却一直找不到什么机会。
    现在我们双方,是既仇视对方的存在,又互相忌惮,迫于眼前的形势不得不暂时合作。
    苏念秋跟我的关系,因为刺客信条的买卖规矩,老家伙是不知道的。
    所以我现在不能暴露这层关系,否则老家伙可能会对苏念秋不利。
    不过好在,你和念秋现在实力都上来了,那这个事情我也能告诉你了。”
    林朔点点头,问道:“那你这趟来这里,是因为什么?”
    “就是老家伙给我的买卖,确保你死在这里。”苏冬冬说道,“当然最好,是你猎杀了西王母,化解整个东欧的危机之后,我再杀死你。不过他的真实意图,应该是希望我也死在这里。”
    “那这笔买卖,你如今到底想怎么做?”林朔又问道。
    “你觉得呢?”苏冬冬反问道。
    林朔笑了笑,把手上的追爷又请回了肩头,说道:“我喘口气,大姨子,要不你上来顶会儿?”
    苏冬冬白了林朔一眼,双手在兜里一揣,戴上了一副手套,冷冷说道:
    “我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么弱的东西,你居然杀得这么慢。
    苏念秋一辈子养尊处优,被苗老先生和你照顾得太好,能耐虽然上去了,可警觉性差,战斗技巧也不行。
    你看好了,这才是我们苏家猎人的能耐!”
    ……</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4555347')"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